幸运农场

孔琳琳:西媒“客觀中立”背后的套路_評論_環球網

  什么是事情的客觀事實?什么是扭曲后的呈現?通過觀察西方媒體對華為起訴美國政府事件的報道,筆者有一個感受:華為的商標設計是紅色調的,不過在西方媒體筆下,他們有辦法把它變成黑色。

  精心設計的“公正”幻象

  十幾年前, 華為剛剛拓展海外市場時,既沒有掌握5G高端技術,也沒有在通信領域獨占鰲頭,那時它只是一個初探國際市場的中流企業。即便如此,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媒體, 已經開始頻頻制造“華為威脅論”,當時筆者在國外看到當地媒體的報道,就已經依稀有這種感受。不過,那時的華為只是全身心地埋頭苦干,極少回應。

  而現在,經過十幾年的技術創新和積累,以及在海外市場的不斷開拓,我們看到,已經成為行業領軍者之一的華為公司,為應對美國方面發出的各種不實指責和蠻橫的市場禁令,正在利用法律手段維護自己應該享有的公平對待和正常權益。

  本月7日華為在深圳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,集合了對美訴訟的首席律師和法律 、技術等部門的多位中外負責人,將華為準備起訴美國的緣由和盤托出。共有28家國際主流媒體受邀參加發布會,這既是正式宣布起訴美國政府,也是一次面向全球輿論和公眾的直接且全面的交流。

  然而,觀察西方媒體對這場新聞發布會的相關報道,以及結合之前和之后西方媒體的分析評論節目,筆者認為有必要總結出它們在報道此類涉華重要新聞時的一些“套路”。

  首先,直接忽略,甚至扭曲許多重要“硬核”內容。

  比如,在這次新聞發布會上,華為全球網絡安全和隱私官約翰·薩福克介紹說:“僅僅根據某供應商提供的設備上的商標,就認定該產品來源于這個供應商,這種想法是錯誤的,某個產品上可能印著華為的名字,但通常只有大約30%的部件來源于華為。”這本來可以非常有力地化解外界一些人對華為產品的擔憂,其實華為產品中還有很多是來自其他國家廠商的部件。

  但是英國廣播公司旗下BBC 中文網評論員將這一點曲解為:為了規避美國的打壓, 很多中國高科技企業開始隱藏自己的屬地身份。言外之意,中國高科技企業在全球市場中為逃避審查開始搞“潛伏”。就這樣,一個跨國企業常見的幸運農場計劃實踐,在西方媒體那里被解讀為“躲貓貓般的政治游戲”。而對政治因素比較敏感的西方觀眾而言,這不僅沒能解疑釋惑,反而加重了疑慮。

  其次,不斷強化用偏見織就的語境“帶節奏”。

  事實上,由于此次華為發布會陣容強大,披露的信息空前豐富, 一些西方媒體為了維護他們先前一貫持有的偏見,在報道中采用了多種多樣的形式、手段,目的只有一個,即對觀眾強化它們的立場。

  還是以BBC 的這組報道為例,除了華為發布會本身的主要信息被大幅省略外,BBC的主持人、前方駐華記者以及后方華人評論員,三人“接力傳遞”的就是重復之前有關“華為威脅論”的老調。節目中引用前方記者在發布會現場先入為主的詰問 ,引用中國國家領導人視察華為時的資料照片,突出華為高層人員的中共黨員身份,用反復的立場引導和重申編織一種似是而非卻不著痕跡的語境,把華為置于“和中國政府進行技術后門勾結”的可疑境地。

  可以說,華為坦誠公開的表態,遭遇到的卻是西方媒體依然故我的偏見和傲慢。尤其是其中一些媒體人,以筆為刀、以不變的偏見應對萬變的事實。這符合西方的利益訴求和政治正確,但卻違背了新聞的第一原則——真實。

  再次,在涉華報道上習慣于制造話題、抱團抹黑。

  由于在一些涉華問題上持有同樣的偏見和相近的立場,一些西方媒體在一些焦點事件中,習慣突出它們對中國官方或中國企業的挑釁性采訪,或者犀利的觀點,然后相互轉引,此起彼伏。它們看似來自不同的國家,但是已經形成輿論上的同盟軍,從而進行一些配合。一方面出于商業利益最大化的原則制造不實的、夸大的噱頭;另一方面又看上去是堅守西方的政治正確,維護所謂“公平正義”的形象。

  看不見的輿論霸權

  立場對于媒體來說永遠是最重要的,但這絕不等于媒體人為了立場,可以回避事實、曲解事實,甚至生造事實,固守某些永遠找不到證據的陰謀論。西方媒體有關華為的報道和很多涉華報道一樣,一次次給我們上了相反的一課。

  對于西方媒體人來說,他們秉持的新聞客觀中立和公正原則是有國界的。例如,近期針對日產法國籍總裁卡洛斯·戈恩被捕,很多媒體第一時間揭露日本司法體系存在著“人質綁架文化”,而對于中國企業高管被扣押,卻每每把所有的質疑扔到中國受害者身上,他們的“客觀公正”原則一旦邁出本國國境和同盟者的利益圈,就只有立場先行了。

  所以,對于西方大國的霸權,我們能夠通過其具體言行明顯地聽到、看到。但是,西方媒體的輿論霸權,很多人往往看不清、分不明,在精巧、有序的包裝和引導下,它們阻礙著公正和真相的傳播,為所在國家的利益集團和霸權行徑開脫。

  面對西方媒體對于中國企業榮譽、國家形象的不實污蔑,我們在保持警惕的同時,不能事不關己高高掛起。在國際輿論場上一次次交鋒和斗爭中,從報道手段到報道立場,西方媒體是我們的對手,從某種意義上說也是我們的“老師”。我們要洞悉它們的把戲,以子之矛攻子之盾,有針對性、有技巧地予以還擊。(作者是駐英媒體人)

責編:趙建東
分享:

幸运农场版權作品,未經《幸運農場投注心得分享》書面授權,嚴禁轉載,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。

推薦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