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农场

馬成三:日本基礎設施老化危機的啟示_評論_環球網

  “3·11東日本大地震”不知不覺已經過去8年,在那次大地震后日本喊出了“復興和重建”。在此之后,結合著安倍政府打出2020年東京奧運經濟牌,持續提升建材、土木等市場需求,給予了日本建筑業更多刺激和拓展復活空間。統計顯示,日本不少知名建筑企業收益均創紀錄,奧運場地建設、首都市中心開發、大型公共投資等都呈現活躍狀態。但是形勢大好的背后,卻掩蓋不了一個巨大問題困擾著日本,這就是社會基礎設施的老化危機。

  東京首次舉辦奧運會是1964年,當時日本正處在經濟高速增長期。東京周邊以及其他相關地區借奧運會的“東風”,建成了包括東京到大阪新干線在內的許多大型社會基礎設施。其實,不僅限于東京奧運會前后,在長達近30年的高速增長時期,整個日本列島幾乎到處都大興土木,集中建設了大量的公路、橋梁、隧道以及上下水道等設施。這些設施使用年限多為50年,因此當年建設的許多設施如今已經或者即將迎來使用時限。

  在這一背景下,近年來新干線車站、橋梁、隧道等基建設施事故頻出,已經成為日本社會一大安全隱患。有統計顯示,日本全國70萬座左右橋梁中,有2000座以上已是通行禁止狀態,近2400座因安全隱患實施交通管制,急需修繕的問題橋梁則占總數的3至4成。

  雖然日本已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,國土交通省專門成立“社會資本老朽化對策會議”,制訂了“基礎設施長壽化計劃”,但要進行維修管理難度并不小。

  首先,當前的日本經濟重金融輕實體,公共設施建設日漸被遺忘。根據日本方面的調查,到2033年日本幾十萬座公路橋、隧道、水閘迎來“50大壽”的比例都在60%上下。現在的技術為前提,到2033年度的維持管理和更新費用將達4.6萬億至5.5萬億日元。這還不包括用地費、補償費和災害修復費。很多地方政府和相關部門都沒編列這部分資金。

  其次,地方和中央財政都面臨巨大壓力。與經濟高速增長期不同,現在日本經濟已陷入低增長或零增長,從中央到地方普遍“錢緊”。日本的絕大部分基礎設施主要由地方負責維持管理,但日本地方政府中有70%以上已陷入“慢性財政困難”,約有60%的地方政府認為以現在的預算規模無法進行修繕。

  第三,人員和技術方面也面臨重重困難。隨著老齡化和“少子化”的加重,日本的人口正在減少,其中大都市圈以外的地方更為嚴重。許多地方政府土木建設部門的職員寥寥、技術能力不足,連檢查的質量都難以保證,所以普遍感到無力招架。

  為解決這一困境,安倍內閣不得不決定實施“三年緊急對策”,到2020年度投入3萬億日元以改造和充實基礎設施。從世界范圍來看,社會基礎設施的老化問題并非日本所獨有。美國于上世紀30年代實行羅斯福新政大興土木,進入80年代后基礎設施老化嚴重,給美國經濟和人們的生活帶來了巨大影響,甚至出現了“荒廢的美國”之說。

  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的基礎設施建設突飛猛進,與日本相比,工程量更大、更集中。另一方面,在一些工程的質量和保養維修等方面也存在不足。若干年后,我國的許多基礎設施所面臨的保養維修問題可能比日本更突出。隨著我國經濟由高速增長轉向中速增長,財政收入的增勢可能減緩。為此,我們應該密切關注日本解決基礎設施老化問題的經驗和教訓,早日就此問題做好相關籌劃和安排。(作者是旅日華人學者)

責編:趙建東
分享:

版權作品,未經《幸運農場投注心得分享》書面授權,嚴禁轉載,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。

推薦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