姚洋:根據自身文化和現實做好創新_評論_環球網

2019-03-12 00:23 環球時報 姚洋

  過去十年,中國從兩方面經歷了非常重要的結構轉型,一方面是從出口導向的增長模式轉到以國內需求為主的增長模式。2010年之前,出口、房地產、其他領域基本上各貢獻中國經濟增長的1/3左右。2012年之后,出口對中國經濟增長的貢獻越來越低,國內需求大大增加。另一方面的轉變是中國工業化時代的高峰基本已經過去。人類經濟史有一個規律:工業就業占全部就業的比例一般都先上升,峰值在35%左右,然后下降。中國的這項數據2010年達到35%左右,2012年也開始緩慢下降。

  這兩個轉型都說明我們外延式擴張的時代已經結束,今后要轉向內生型發展。而要實現這個轉換,創新就一定要跟上。

  說到創新,很多人只關注硅谷所謂從0到1的創新。0—1的創新是什么?蘋果手機就很典型,它是顛覆性的,一個新產品出來使舊產品幾乎完全被淘汰。美國多年來一直都是0—1創新的大國和引領者。0—1創新的優勢是永遠站在世界技術前沿,可以拿到巨額壟斷利潤。智能手機品牌雖然已經成百上千家,但蘋果一家的利潤就占所有智能手機利潤的將近90%,根本原因就是它在顛覆性創新上先行一步。

  但我們還要看到0—1創新的另一面,即成本非常高。它是創造性的,同時對傳統產業往往又是毀滅性的,而且毀滅的不僅是傳統產品,還有對應的配件企業甚至產業帶。美國經濟靠0—1創新實現了持續增長,但主要增長都集中在西海岸、東海岸,加上中間創新能力較強的個別城市,剩下的大部分地區沒有多少發展。美國中西部的貧困超乎想象,這里的工作機會大量地被創新毀掉,因為0—1創新不培育中間產業,相應的工作機會自然也就不會存在。

  0—1創新走得太久以后,美國就越來越缺少適合普通人的工作機會,這加劇了美國社會的兩極分化,加深了大量窮人和少數極富有的人之間的巨大鴻溝。面對如此巨大的鴻溝,美國還能保持幾十年的穩定,這在一定程度上與美國崇尚個人主義的文化有關,這種文化使美國人過去很長時間內沒有太多怨言。

  相比美國,德國和日本的創新模式更多是從1到N的創新。比如德國默克集團專注于液晶的研發和生產,全球75%的液晶都是默克集團生產的,但它從來不往產業的兩端擴張,只在液晶這個領域做到極致。

  德國人知道他們和美國競爭互聯網和芯片沒有優勢,因此采取差異化的創新戰略,推出工業4.0,為自己的傳統制造業插上翅膀,進行柔性生產,不過度追求技術大突破,而是更多專注于一個接一個的微創新和優化,把一類產品做到世界最好,進而占領全球市場。這就是德國模式。在德國,自由主義叫“秩序自由主義”,先把秩序搞好,在秩序基礎上追求自由。因此,德國社會也總體上保持了穩定和諧。

  中國接下來一定要把創新做好,但走什么樣的創新之路,需要我們直面現實,好好理解一下自己的民族性。我個人的觀察是,中國人的心理跨度很大,個人主義和集體主義都有。如何與自己的文化傳統結合起來,是中國選擇創新之路必須考慮的。對于具體的技術路線選擇,有兩個維度參考:一個是歷史維度,一個是地理維度。

  先說歷史維度。我們上世紀50年代就開始搞重工業優先發展戰略,對這個戰略批評不少,但客觀說也應一分為二:我們犯了一些錯誤,浪費了資源,但也因為這一戰略而在新中國頭30年為工業打下了良好基礎。

  我自己和家人都曾在西安電力機械制造公司工作,這是一家1956年建立的公司,是當時前蘇聯援建中國的156個項目之一,直到今天仍是我們國家輸電設備行業的脊梁。改革開放之初,中國推行出口導向戰略,因為我們要按比較優勢發展,就應暫時放棄重工業,大力發展出口加工業和比較優勢明顯的勞動力密集型產業。但歷史在不斷進步。經過20年發展,中國服裝鞋帽類勞動密集型產品的出口占比達到頂峰后逐漸下降,如今占出口比重已不到10%。相反,電子產品出口占比上升到30%,機械產品出口占比上升到40%。40年間走了一個輪回。

  還有一些重工業比西電做得更好,比如濟南二機床廠。這家企業年銷售額并不是特別高,不到一百億,但它非常注重技術研發和創新,不搞規模擴張,而是把數控機床做到了極致,尤其汽車的沖壓機床。如今,它的產品可以打敗德國、日本的對手,出口美國。中國這樣的企業其實不少,只是沒人挖掘它們。沿著我國長期建立的優勢,是我國創新的一個途徑。

  再說地理維度。我們有適合0—1創新的地方,深圳、杭州、蘇州都有潛力成為世界的創新中心,但絕大多數地方還是適合做1—N創新。即便整個世界都在經歷第四次工業革命,也還是要有人生產鋼鐵、輪船,這是我們的優勢,不應丟掉。在中西部地區,勞動力密集型行業也還有生存的基礎。三四線城市很難在創新上和深圳看齊,也沒有那樣做的必要。中國有960萬平方公里土地,有不同的經濟發展水平和亞文化,沒必要每個企業、每個地區都搞0—1創新,都去沖擊世界科技的最前沿。我老家在江西一個中等發達的縣,最近幾年GDP增長很快,主要就是依靠兩個產業:箱包和燈具。這些產業不僅創造了不菲的利潤,還提供了很多就業。

  中國是一個巨型國家。如前所述,我們已經出現兩大轉變,今后的發展迫切需要我們正視創新,但創新一定要正視自己的歷史與地理,一定要從自己的文化出發,選擇一條適合自己的創新之路。從0到1的創新要做,從1到N的創新也一樣要重視。每個地方根據自己的階段和特質,一步一個腳印把現在的事情做好,才是我們最好的路。如果從新中國成立70年的角度來思考,我們走過一段彎路,但總體而言,改革開放又讓我們回到了正確的路上,改革開放以后的這條路走得非常踏實、正確,要繼續好好走下去。(作者是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、教授)

責編:趙建東
分享:

版權作品,未經《環球時報》書面授權,嚴禁轉載,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。

推薦閱讀

黑帽SEO